要说大国的大事,最近真是连续不断,民营企业座谈会、进博会、航展、互联网大会,都是媒体追逐的焦点,但真正的焦点在我看来,还是民营企业座谈会,因为这是老大的最新旨意。11月1日,他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说:“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

一句话,千层浪。话音刚落,一些省市、部委纷纷出台政策,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值得关注的是,央妈掌舵人易纲在接受央媒采访时也公然表示:采取了“三支箭”的政策组合,让流动性流到民营企业和最需要的地方。“第一支箭”,是增加民营企业的信贷,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第二支箭”,是支持民营企业发债,给民营企业发债买一个保险。“第三支箭”,是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当然还有更多的地方在陆续出台不同的扶持政策了,总之一句话:坚决执行!融资优惠、税收减免优惠、投资领域放开等等,各项措施应有尽有,不管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反正是先说出来,让民营企业吃个定心丸。看到这里,我就疑惑了,优惠给他们了,其他企业怎么办呢,肉就那么多,这样的特惠政策不是带来更大的不公平吗?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不应该是公平吗?特惠模式、普惠模式、公平模式,这段路准备走到什么时候呢?今天就来说说吧。

我们知道,世界银行设计了一套指标——营商指数,用来衡量不同国家的环境对企业发展是不是有帮助。这个数据除了有一个综合排名,下面还有10个分项指标,其中一个指标是通过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在每一个国家选择一个中心商业城市准备设立一家标准化企业,在申请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地做记录,包括所耗费的时间、精力、金钱等,比较在各国开展kk娱乐业务的过程中会遇到多大障碍。

根据世界银行日前发布的《2019营商环境报告》显示,大国营商环境较去年大幅提升32位,位列全球第46名。这是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发布以来中国的最好名次。值得一提的是,大国还是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唯一一个进入今年报告十大最佳改革者名单的经济体。但我也注意到,《报告》把上海和北京作为评估大国营商环境的样本城市,其中,上海权重为55%,北京为45%。去年以来,上海推出一系列大力度营商环境改革专项行动,大幅提高了市场主体的营商便利度,通过努力777娱乐,上海开办企业的办事环节和耗时从2018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的7个环节22天,减少到了2019年报告中认定的4个环节9天。

大国在营商便利指数中排名提升,只能说和样本有关,和大多数城市或者说地方政府无关。这方面,大国也可以说还有很多的问题。在大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政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是企业的保护者,并不是对每家企业,但是对大部分企业来说,政府成了它的保护者、帮助者、推动者。尽管大国普惠的制度化营商环境还不完善,但是政府有能力也有激励、有动力为某些企业提供特殊的帮助和保护,这就帮助一些企业克服了不良营商环境的障碍。

所以在各地政府招商引资的过程中,它们都在花力气去寻找有盈利潜力的投资者,然后为他们提供需要的土地、厂房等资源以及其他方面的帮助,比如说投资者觉得贷款成本高,地方政府可以用地方的财政进行贴息;要从外地引进技术骨干,地方政府会安排主要技术骨干的孩子上当地的好学校;如果在企业审批过程中,在某个部门卡了壳,地方政府会有专人负责帮助解决问题。

这就成了一大众娱乐官网个特殊的模式,暂且称之为“特惠模式”,就是因为政府的资源有限,它并不是帮每个企业,而是只帮助那些它认为值得帮助的企业。跟“特惠模式”相对的是“普惠模式”,是说采取的措施所有企业都能没有差别地享受到。这次的民营企业座谈会后的一系列措施的实施,不正是特惠模式的极端表现嘛?

“特惠模式”下,政府帮的企业一定是有效益的企业(例如这次重点说的部分上市公司),而且部分是效益比较高的企业,所以效率往往也比较高。政府帮这些企业的动力来自于从这些企业中获得的收益,所以政府这样的选择和为kk娱乐了得到社会效益最大化做的选择差别不大。也就是说,特惠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改善经济的效益,为经济增长提供推动力。但是,特惠制度也有问题。政府花了力气帮一家企业(直接真金白银的投入:给钱、买股权、给资源,例如11月5号发布公告宣布与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的楚天科技),这时如果有另一家企业要进来跟它竞争,政府就会想自己前面花了很多精力扶持这家企业,不愿意让它失败,结果可能会给新的企业造成准入的障碍。

说到上市公司,或者说扶持民企,在普惠制度很不完善的条件下,如果没有特惠,这些企业可能就完蛋了。但问题是,这样的作用会永远的持续下去吗?特惠模式中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不同企业获得资源的机会不同。这可能降低资源配置效率,因为资源有限,一家企业获得资源更容易,必然使另一家企业获得资源更难。如果特惠对象并不是效率较高的企业,则对资源配置效率的负面影响更大,也更加不公平。

随着经济的发展,这样的问题会变得越来越严重。政府选择特惠对象,有激励的选择企业,问题是这点越来越难以做到。随着中国经济跟技术领先国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再要去这样做就变得越来越难,这是所有追赶型经济都不可避免要遇到的问题。政府将越来越难以分辨哪一家企业效率高,特惠对象的效率也可能不再提高。

大国要保持经济持续的发展,长期来说,就需要实现从“特惠制度”到“普惠制度”的过渡,直到实现梦想的公平制度,即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这是一个很美好的目标,但是要实现需要做很多艰难的工作。现在面临的挑战是,实施这样的特惠和扶持政策,并没有去实施很强的激励来改善市场制度,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从特惠中能得到好处,还是利益的获取和纷争。至于所谓的改革,光靠老大推动是不可能顺利实施的,让大国民企或者说全体企业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中充分发挥能动性,这才是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

从这次的扶持民营企业,我没看出来大的变化,因为这是民营企业,或者说是全体企业应该享受的权利,普惠对待的基础上:有了公平,不要特惠!


往期回顾

首届进博会,智能及高端装备展区为什么这样牛?

随想 | 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科创板穿着马甲来了!

随想 | 所有的不同,都是相同的:周而复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