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被不同的族群赋予了各种虚设的“意义”和“身份”,也许它自己并不愿意。


撰 文| 汪宗白

责 编| 郝亚洲

出 品| 零度工作室


因特朗普政府上周四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并立即实施限制措施,谷歌于美国当地时间上周日宣布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华为将只能使用公开版的安卓系统,无法从谷歌获得专有应用程序和服务”。

未来,Gmail、YouTube和Chrome浏览器等流行的谷歌应用程序可能将从华为新手机中消失,因为这些服务不受开源授权协议的保护,需要与谷歌达成商业协议。尽管开源的安卓系统人人都可以用,华为仍声称,过去几年该公司始终在准备一项应急计划,开发自有技术,以减轻被禁用安卓系统所带来的颠覆性影响。

开源是大势所趋,连最初对开源敌意满满的微软也成了开源大军中的一员。

其前CEO 史蒂夫鲍尔默曾经宣称“Linux是颗癌瘤”,时过境迁,2014年出任CEO的萨提亚 纳德拉第一次公开宣布“微软爱Linux”。同年,微软首次发布.NET Core并将其开源,2016年6月.NET Core实现跨平台(Windows、Linux和Mac),开发者可以使用Windows开发而Linux部署。


不但如此,微软去年以75亿美元收购当今最主要的开源技术社区GitHub。GitHub有170万名软件开发人员的忠实用户,他们平均每天产生8万个更新,并新建7千个软件库。互联网大公司们Facebook、 BAT们同样也是它的用户,既为做贡献,也从中受益。


开源的是一种语言



开源是一种减少重复发明轮子的行为,作为趋势它也不可逆转,但华为对可能被禁用安卓系统的担忧,仍非多余。

计算机程序本身仍是一种语言。早在计算机出现之前,智者们通过沉思和社会实践,已经意识到我们周遭的世界其实只建立在语言的基础上。

语言与真实世界的关系,哲学家已经穷究了数千年,美国人类学家,语言学家爱德华萨丕(Edward Sapir)在1929年说:“人类并非如一般人所认为的那样,仅是活在一个客观的世界,活在一个社会活动的世界,更是身不由己地活在个别的语言中,活在那个表达社会的媒介中……事实的情况是,‘现实世界’有极大部分是无意识地建立在群体的语言习惯上”。

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 Immanuel Kant)更早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指出,客观事实是不可知的。我们所知的是自己构建的事实,事实又是以故事的形式呈现的。接着康德的话说下去,则是一切都是建立在语言上的。

在佛老的哲学话语中,也有同样的说法,即所谓客观世界只是人们用“名”澳门金沙、“相”一一定义出来的。《老子》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始”,在佛教逻辑中,世间一切事物都是“假名有”,即它们是互相定义的,难以独自存在,只可能在语言概念上存在。

当著名语言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乔治莱考夫遇到俄勒冈大学哲学系主任马克约翰逊后,二者一拍即合,他们从语言逻辑的幽微处入手,以复杂的分析推理证明了,是我们自己用隐喻定义了客观世界,客观主义不但充满局限性,甚至本身就是一个“神话”。最终,整个客观世界都建立在我们自以为“是非”的概念(或者说1和零)之上,而非建立在其自身的真实性上。


当今,计算机科学的进步对人类生活的剧烈改造,也使得“语言在塑造生活”这种说法,更加直观。当然这种语言,不仅仅是指我们嘴里说的话语,更是一种存在共识的思维和计算过程。而开源则意味着,一边扩大机器语言的“共识”澳门金沙官网,一边在构建与我们这个“客观世界”越来越重叠的、越来越“客观”的意义世界。

比如,《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就撰文指出,增强现实技术将引发下一个大型技术平台:镜像世界。其将像Web网络和社交媒体一样,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活。而且这个虚拟和现实相融合的世界最终将和我们所居住的星球一样大。这是对于人类而言,祸福难知,又不可逆转。

人类社会从上古时期星罗棋布的小村落阶段,发展到“地球村”,人类群体之间基于生存竞争的互相学习,是社会发展的驱动力。其中就存在着某种“开源”。

中国公司纷纷开源



这两三年来,开源对中国互联网大公司而言,已经是一门“显学”。不但 BAT, 京东、小米、美团等,都相继推出了自己的开源产品。

据info Q一项开源项目调查报告显示,大部分中国公司的优秀开源项目都以前端居多,因为前端群体在社区更活跃,前端代码一般也不太涉密,因此公司在心态上更开放一些。

不好的方面则是,“这些最优秀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底层关键项目上和国外还是存在较大差距,如 ant-design/element 等,只是 React、Vue 等前端框架的组件库,是其生态系统的一部分,而自己作为生态核心的项目在国内极少,因此,国内开源只是看着热闹,在实际作用方面,和国外差距极大”。

从中也可以看到,国人对利用、实用这类“实践理性”的偏好。


语言分歧也意澳门金沙网站味着冲突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著名汉学家白鲁恂(Lucian Pye)说:“当那个满怀妒意与戒心的耶和华,在许久以前的某一天,把狂妄自大的建塔人所建的巴别塔置时,就带来了一场语言的灾难,这门知识也就逐渐被杂乱与隔阂给占领了。”


几十年前,绝大多数知识分子都曾乐观地认为,宗教、种族与部落妨碍进步与启蒙的力量即将成为明日黄花。今天,全球化与部落主义之间的张力依然存在,甚至看不到终结的希望。正如白鲁恂所言,澳门金沙网站“族群意识可以建立一个国家,也可以撕裂一个国家。”

在美国优先的前提下,华为被禁用安卓系统的风险始终存在,尽管它是开源的。同样,华为也被不同的族群赋予了各种虚设的“意义”和“身份”,也许它自己并不愿意。不过,以习惯“战备思维”的华为撞上某种冷战思维,也有一点“宿命”的味道。另外,在开源上,据info Q调查报告显示,与其他公司相比,华为也相对保守。


回到语言上,语言既是“可以相互传达事实的世界”的基础,同时人们也“借此把自己与其他的群体区隔开来”。

语言学家爱德华萨丕尔和本杰明沃尔夫主张一个人的母语样式塑造了他思考世界的方式。诺姆乔姆斯基等人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我们有一种关于所有语言背后普遍语法的固有知识。否则,人们不可能学会说话,也不可能学会外语。

其实,他们说的都对,就像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开源上,更重视“前端”,即某种“思考方式”,而一些国外公司在开源上的行为,更接近在“固有知识”层面进行探索。

开源这件事,最终也是一个“我”含摄“你”,还是“你” 含摄“我”的问题,它建立在人们对“我”的认知之上,而“我”是由一个个格子隔开的那部分“空间”,其大小是一个关于“格局”的问题。同时,如白鲁恂所言,今天许多政治问题的症结……许多我们的作为,明知其为非理性,事实上却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关键因素。

而从没有学习过人类棋谱法尔法零“碾压式”击败靠人类棋谱喂饲成长的阿尔法狗,也暗示了一种可能,即一些深深植根于人类心灵深处信念,可能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往期回顾

零度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版权声明

“零度”是《中欧商业评论》旗下的原创长篇栏目,以公司研究、商业人物报道、深度理念阐述为主。《中欧商业评论》为版权所有方,转载请后台留言。